西游岁月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炸茄饼 > 正文内容

一只羊的一生_经典文章

来源:西游岁月网   时间: 2020-10-16

  我和一群山羊穿梭在森林里面,在这群山羊里面我有一点格格不入,是因为我脖子上那红色的项圈。这项圈在经过几天的野外奔波后都已经沾满了泥土,线也坏了。但我无法用自己头上的角亦或是腿上的脚把它弄掉。这真让我显得自己愚蠢极了。

  我本来是和一群家养的山羊一起。我们大家都有自己的项圈,以便于主人拉着我们。但此刻我多么想摆脱这该死的项圈,成为一头真正的山羊。

  我们的项圈颜色都不同,有蓝色,绿色,黄色,红色,都是一些鲜艳的颜色。可能是主人平时农活太忙了,每次来田里或是河边接我们回家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很晚了。每到天色将晚,我们的项圈在空中总显得格外耀眼,能盖过我们一身白色的毛。

  我的主人是一个农场主,他不但养山羊也养牛,主要是奶牛。和所有商人一样,他用我们的羊奶、那些母牛的牛奶去赚钱。我们这一片水土肥沃,有大量的食物。这里也不只有我们家一个农场。

  我的主人每天都会让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自由的在河边散步,吃草,他从来不太管我们。主人忙于管理他农场的产业,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外面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们每天的生活都很悠闲,不用干活,为了产出高质量的羊奶,主人必须保证我们每天的食物。即使到了冬天,我们也有主人为我们囤积的干草和水源。那个水,干净得能照出我们白色的毛。到了冬天,配着干草喝特别甜。

  不过最近他经常亲自给我们洗澡。而且每一次都是非常认真地像是在清理垃圾一样。这让我有点不自在。虽然我知道主人对我们很好,但这样未免有点过头了。

  不过,我也没有想太多,可能也是慢慢习惯了这种舒适的生活了吧。我们也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羊奶,我和我的伙伴经常默默地竞争,看看谁的奶最多。因为奶最多的那只羊,会被主人轻轻地抚摸脑袋。我享受过一次这样地待遇。那次发生在一年前,不过那种感觉到如今都觉得像美梦一般,就好像每次在河边北京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吃草时,看到倒映在河中地云彩,我一直觉得那种感觉应该和躺在那一团白色的厚厚的东西上一样舒服,一样令人不可思议吧。

  所以我们平时看起来悠闲地生活中,和伙伴之间也有默默地竞争,不过这竞争也让我们的生活更有趣味。

  至此,我一直觉得作为一只山羊,能为主人提供最多的羊奶,就是最成功的山羊。

  过了大概一个月,一户人家的山羊被他的主人牵了出来,它耷拉着脑袋,看上去像是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在河边吃草的时候亲眼看见那家人把它杀了之后用土埋了。还在上面撒上了厚厚的一堆白色粉末。

  那天的阳光照在河面上,我努力想看见河对岸那个伙伴的情况,眼睛却被刺得格外难受。不知是不是阳光太强烈,那个下午我一直感到眩晕。

  晚上,我们的主人拿来了很多尖尖的铁针和一颗颗白色的圆圆的颗粒,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就是他,带着口罩,用那个针往我和我的伙伴身上扎下去。被扎得那一瞬间,我感到一阵刺痛,与下午热烈得眩晕相比,现在是冰冷得痛感。我们被强制性地掰开嘴,放入药,灌入水,然后合上嘴巴。这一些列动作一气呵成,好像会比我们自己饮用更熟练。那一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疲乏。

  仿佛生活从此要走向另一个方向,不安感从我心头不断涌出。我的心情也变得不太好。

  羊生的转变发生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如果我不是看到农场里的人们都出来干活了,我一定还觉得天还没亮。因为我的头昏昏沉沉,仿佛下一秒我就能睡着。我的胃像喝了很多水之后狂奔了几百米那样让我感到恶心想吐。我看着周围挂着蓝色黄色绿色项圈的同伴们在叫唤主人,我越发感到头昏脑胀。那些平时令人兴奋的鲜艳颜色项圈,此刻在我眼中晃来晃去,感觉像是一种和我非常陌生的东西。

  就这样,我半躺在地上,看着他们,脑袋一片空白。过了不知道多久,主人来了,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我,他不像平时一样,只是眼神从我们每只羊身上扫过,而是停留在我身上。我和他对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能治好吗视的那一瞬间,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之前那头山羊耷拉着脑袋,提不起精神的画面。我知道这是我的幻觉,但我还是非常不安,我不想相信这是真的。我不想和之前那头山羊一样,变得无比可怜。于是我用尽所有力气让自己站起来,并且和同伴一样叫唤,以此我想让我的主人知道:我和我的同伴一样,只是饿了。

  主人看了我一会,终于打算像平时一样把我们放出去了。我努力让自己和其他山羊一样,可我力不从心,我的步伐没有以前轻松了,每多走一步,就感觉像要晕过去一次那样。恐慌感充满了我的全身,我的脑海里全是之前农场的主人把自己家的山羊杀了、埋了的场景。

  同伴们到了河边开始吃草,而我还是在路上和自己抗争。令人绝望的一刻终于来了,我的主人还是把我单独牵回了家,就像那天被它的主人牵着的那头山羊一样,我现在确定它当时确实心情不好。

  又是那个白大褂,戴个口罩,非常刺眼。他看着我用一些仪器探测我的身体,让我感觉非常难过。此刻在我眼中他就像是每年都会来农场杀猪的那些屠夫一样,我恨他。没多久他就去和我的主人交谈了。

  他们两在围栏外,主人面向我,那个白大褂背对着我。虽然我心里感觉他来了就不是什么好事,但我还是努力想要听清或者看清他在说些什么,但我做不到,我只能使劲探着头观察主人的面部表情。从一开始主人就好像没有太多表情变化。像往常那样一直很平静,隐约能看到一些眼神的变化,但我也无法读懂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我读到了一种好像已知却无可奈何的眼神,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现在的心情所致。不过下一刻,主人就变得非常激动,这一举动让一直病怏怏地我也抖了个激灵。这一过程持续了近五分钟,最后那个白大褂留下了一些味道很重的水和一些我上次见过的尖尖的针和圆圆的的白色颗粒就走了。

  主人把那瓶水洒在我们住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从房顶到地板,从左边的墙到右边的墙一直到后面的墙,空气中,四周都洒满了,直到那瓶水再也洒不出来一滴。这一幕让我想起了主人这段时间特别认真地给我们洗澡地画面南昌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这两者都让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适感——未免太过头了。

  之后主人一整天什么都没干,只是牵着我一直走啊走,我从来没往那个方向走过,第一次觉得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地方,这么长的路我都没走过,我曾经以为我们农场比其他农场都大,我好像也没见过除农场之外的其他地方。我走得很慢,我有点担心主人会不耐烦,不过他也不像平时那样赶着我走。我以为他一定会觉得是我偷懒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而不肯配合他,不过他好像没有,他一句话也没说。

  终于我们走到了一片什么人都没有的地方,在我们面前是巨大的灌木丛和森林。

  天黑得差不多了,主人放下绳子,没有把我拴在树上,也没有拉着我,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离开了。我想和他一起回去,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而且主人走得太快了,一下子就看不见了。我知道我迷路了,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我被抛弃了。但最后主人摸了我的头,我还是觉得此刻我是我们农场里最受主人宠爱的山羊。

  不知是幸运还是另一种不幸,我感觉自己快死了。

  不知不觉,我累得睡着了。我梦到白天我和主人一路走来的场景。我们从我们熟悉的家离开,从水草肥沃走到灌木丛中,从热闹走到荒凉,最后是身下躺着的这片阴冷的森林。白天由于疲惫,我没有看见主人的表情。然而,我似乎很好奇主人到底对我的离开是怎样的心情。梦中我努力想要看到主人白天和我一起走时的表情,但还是抬不起我那沉重的脑袋。

  我梦到他每天早晨过来放我们出去吃草,也梦到他给我们挤奶。我梦到了我和主人这几年生活的很多片段和场景。最后我也梦到了主人摸了摸我的脑袋,一共有两次,一次是一年前,一次就是我到这里的时候。

  梦到这我醒来了,感觉更糟糕。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多久,我听见附近有羊叫声。我激动的四处探望,并且身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驱使我上前靠近他们。

  他们也是一群山羊,一群没人看管的山羊。得出这个结论很简单,因为作为一只相对来说活了很多年的山羊安徽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我知道我们家那一片农场主养的山羊都会自己独特的标记,比如我的红色项圈,这群山羊除了一身白色的毛,什么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是不会有人住的。不过它们的毛可真是白,真不敢相信这些山羊平时没人给它们洗澡。跟它们相比,现在的我跟更像一只从来都没有人看管的野山羊。

  出于一只羊的本能,我慢慢靠近了它们。它们对我的到来并没感到什么奇怪,好像是随时都会发生的事情一样。我跟它们一起在附近的河里喝水,我看到它们用这里的水给自己洗澡。本来这种事在农场完全不用我自己操心了,但现在我只能学着自己洗澡,因为我讨厌身上脏兮兮的。

  洗完澡我就躺下了,没有力气继续走或者和它们一起吃草。我躺在地上看着这群有点陌生的同类,发现在这里生存一切只能靠自己。我眼睁睁的看见过它们因为出去觅食被猛兽活生生地咬死,这让我更加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因为这种事情是我曾经想都没有想到过的。我的家乡水草丰沃,完全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更不用担心什么猛兽。因为在那里我们都是被安排好的。就像我曾经说的,作为一只山羊。每天能够悠闲地吃草产奶,然后得到主人的喜爱,这是我们此生最快乐的事情了。

  当然我和我们家乡的山羊也没有抵抗猛兽的能力,我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种事。

  但此刻在我心中,面前的这群同伴比我更像一只山羊。他们每天自己出去觅食,走累了就休息。身体脏了就在河边洗澡。他们让我看到在家乡的山羊身上看不到的朝气与众不同的生命。

  我羡慕他们,也被他们所鼓舞。我想跟他们一起洗澡,散步,觅食,休息,有时还需冒险。

  但我知道这一切不可能了,因为我没有力气再和它们一样生活了,所以他们再次出发的时候,我没有再跟上他们。

  我独自躺在河边,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感受到了这几天从未有过的舒适和轻松。我慢慢闭上眼睛,想到家乡的同伴和刚刚那些同伴,想到自己的一生也并不那么不幸。当然如果有来生,我可能会选择当一头野山羊。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zxzhd.com  西游岁月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