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岁月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灵河岸 > 正文内容

闻松香的日子

来源:西游岁月网   时间: 2020-10-20

【导读】他们的言语清爽,他们的表情很灿烂,他们没有那种的表露,而是时时洋溢着,说老大在家养猪带儿,老二一起出来挣钱,松林就是他们第二个家,他们辗转各地松林.  
  (一)
  
  隐藏山坳里的村子,因为那山路,水流和烟囱,时不时会把村子的气息透到包围村子的山外,把村子给“卖”了。连着山、田、村子的水流,是一根的血脉,她流到哪,就会把一路的信息带到哪,晋·陶公的“园”也就因水流透出气息,引来了武陵打渔人。曲曲弯弯的山路是村子拓祖进山时走出的,他那双脚,仿佛在后跟缀了根线,穿坡走谷,走到哪串到哪,把一坐坐的山缝了起来,这一缝山山相连,岗岗相通,山里只要有一丝人气就在这里流动,一丝溢出,一股流入,村子不再隐蔽。还有就是那炊烟,一点燃灶火就袅袅上升,像一个在燃香叩拜,上天也因此知道了村子所在,有人烟的村子,就有鬼怪,有鬼怪当然不能缺神仙,他们也就从天而降。
  
  山路透气,水路透气,火路也透气,处处漏气的村子,也会招来许多村外的气息,村子拓祖那份陶公,也就守不了多久。依山面水,开地垦荒,五谷充饥,桑麻纺衣,花草养精,禽畜补身,茶果宜神,与世无争的平静坚持不了几代人。我的村子如是,屏南寿山的前乾村也如是,仅管说追述到十八代前,许多人的老祖宗没到过前乾村,但有许多人走过住过,前乾村的每个透气通道就留下了许多的。山路记得路中山风曾吹过海腥味,有段这是截繁忙的茶盐商道,还记得道边埋下被冤杀的两位城工部女共产党员;水道记得淙淙溪水流传过,鸡公寨飞出的是金鸡,溪流里的冰舀是这金鸡沐浴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的井。灶烟记得当年冒烟最有劲是路边客栈的灶头,那里炊烟不绝,下廊货担堆满,厢房鼾声四起,这里曾是个繁忙的驿站。
  
  这些年来,这路越走越宽,山路上的气息流淌得畅快,前乾村的许多人随外流大气相继而出,他们走到了山外的,村子成了同乡聊天的话头,搭话间彼此疲惫的心结伴遁回村子歇歇。出外的人多了,村子里的炊烟寡淡了,上天的神仙,少了村祭的香火,仿佛也清闲了许多,一清闲也就懒散,呆在神龛的泥偶浑身尘埃。小溪流量也在减少,金鸡井布上青苔,村里的养鸡场,鸡鸣声如朗朗书声,金鸡是不是被烦得深居简出,胡想有几百年没到金鸡井沐浴容妆。水流,炊烟知道村子不再有什么秘密,对透风通气不再有热情,呼吸吐纳只为证明它们活着,那条水泥道早就把村子的广告运输到村外城里,时不时招来不同来意的客人,拍照、写生,隐藏在深山中的什么“棒槌岩、公鸡岩、罗盘石、天柱岩”也被制成镜框挂到了许多包厢和会客室。是时潮翻滚出村子大气,还是时潮跌宕得让村子沉不住气呢?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前乾村是否愿意,但它的气息让许多人嗅到了。
  
  (二)
  
  我们顺着那条人气流动最多的盘山公路进村,只要是,再陌生我也能想象得出它七八成景象,再陌生我也能嗅到流在我血脉里的那种慈母的鲜乳味,再陌生也能找到弥漫着旱烟味和浓郁汗息的故事场,甚至还能借路边的牛粪不知不觉地走到牛栏边。
  
  前乾村不大,不必借助登高,只要站在离村百米远的地方,足以把全村的景象收到眼底。在我看村子的经验里,不管多零乱的村子,远观依然俨然有序,何况前乾村有几排整齐屋舍。可是我一次次走过的村弄,总像蚂蚁爬过屈曲藤条,或若一粒难于消化的胶囊进入迂�h的肠道,如是格局的村子,在我的哪个医院看癫痫好视觉程序显现的还是屋舍俨然一词,我怀疑眼晴,特别是读过书的眼晴,这样的眼晴有着别人编排的程序。我更喜欢凭着那种感觉去感受一个陌生村子的气息。只有气息才能体现气质,只有气息才能透出内涵和底蕴。
  
  我舍弃平地上的房屋,顺着磨石路的村弄走去,路边青苔就是最好的向导,那种潮湿的绿,亘古不变,那溢出的气息也亘古不变,只要这气息越浓,这条路就越老,长在这路边的屋舍有可能就是老舍。前乾村的这条村弄藏卧在村庄背后一隅,路并不长,沿坡而铺,两边的老屋,虽说大都闭户敞棚,烟火褪尽,但从石基和土墙里依然透着前乾的气息,这里没有太多的书卷气,也没有那种端大户人家的财主气,他们敬山若父,惜田如母,把房舍建在怀里,保护良田。这里是一勺盐的咸味,一壶酒的气息,生活自己酿造,简朴是持家根本。修祠建栅门,不是光宗耀祖,祠堂是村子的“心脏”,栅门是村子的门户,村子可以不要什么御赐匾额,可以不要文魁武魁,但不能无心无门,前乾村就是这样,祠堂里只有几个牌位,栅门也只是原木黑瓦。生活本就是这样,“光天化日”门楣的砖雕,虽然说是前乾一户人家刻意之作,实际上镌刻下前乾村生活。
  
  祠堂的门紧闭着,若是这是村子的心脏,仿佛没有多少活力,然而看贴在祠堂大门的对联,纸色褪得还不是太厉害,底色依然是红的,可见这心脏还是鲜活的,只不过现在的心率节奏缓慢,跳得更深沉,子孙们走得远,祠堂的心脉也被牵得老远,舒张收缩一个来回就是一年。我向前乾的祖祠深深地鞠躬,祈福这个姓氏根脉活脱有力,有着浓郁的姓氏这味心药,祖祠这颗心脏就会康健。
  
  前乾人把客栈建到栅门外的大路边,与村子持着一定,不懂得是前乾的谨慎,还是地势限制,或当时情形所至,这不必追究,这很合情合理儿童癫闲病到底能治好吗。主是主,客是客,醇酒兑不得水。住客栈的客人,不是亲戚,一瓮的腌菜渗不入新鲜土豆,这可爱的思维不是保守,也不是封闭,是一种相互尊重,是一种生活习惯的保护。我也是一个过客,我要尊重他们,更要自重,我拾起脚步向村外走去。村前几棵很大的风水树,露根残体,老态,但只要是绿着得枝体,依然活得毫不含糊,地固守着。我曾说这树是一面旗,旗在村子在,到了这面旗下,应该说村子的味我已品得差不多,我乖乖地坐大树旁,摸着它裸露的根,找回了自己那颗不抿的童心,树根前有穴清澈的泉,我见到它,它便照着我,我盯着它,我一头埋到它跟前,如饥饿的孩子猛吸着的乳汁,抬头松气,轻轻地说,我永远向往的味。
  
  (三)
  
  我常琢磨着牛的记忆,它的记忆仿佛是一代一代的记忆,每一代的牛总是在相同的溪段浮水,相同的水池泡浆,相同的地方试角力,这个记忆倒底靠气息传递,还是那些地方帮助牛的记忆的呢?不管是什么,我喜欢这个记忆。
  
  进前乾村的路上,张谈到了品茶,大为赞赏那宗土制的红茶,主要特点就是满口余香中有着松香的。松香,很好的松香,我记起了这味,这个记忆大概也有黄牛记忆的要素,一提“松香”二字就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味。我办公室右侧就是一片松林,一到春夏之交,这松香的味股股袭来,让我振奋,这个爽劲,大概不亚于水牛浮水和泡浆。午后采风分组行动,我自然选择了走向松林,嗅松香,听松涛,看奇岩这组活动。
  
  出了村就是片片松林,松香自然飘逸山中,的热在这里只会把松香气蒸腾得更浓郁,我贪婪地呼吸着这个香气。山垭口的风很爽,清爽的风除松香味外,还有了人气味,松下搭有一个蓬,几个人家正烧火煮午餐。山中见人,如若城里听乡音一般,再陌生也亲近,虽女性癫痫病的早期治疗不像动物互蹭摩鬓表示亲热,但我们有了许多交流。他们为松脂从贵州而来,虽为黎族,虽为客人,但在松林中,他们成了主人,他们四个人,两对夫妻,且妻都是老二。在松林中既可为财,也可纵爱,这当然是松林中的主人。
  
  他们的言语清爽,他们的表情很灿烂,他们没有那种无奈的表露,而是时时洋溢着幸福,说老大在家养猪带儿,老二一起出来挣钱,松林就是他们第二个家,他们辗转各地松林,只要闻到松香就等于找到了家。手握大柴刀,腰佩采松脂的剜刀,他们把的人字倒刻在松树上,松脂沿人字顶滴到挂在树头的塑料袋里,一滴滴松脂,一股股松香,我有些怜惜松树,这样流脂,树会枯死吗?黎族阿哥告诉我,松脂流了还能能再生,第二年会流更多,脂如女人血,脂如男人精液,只要大地能养能松树,这松脂就流不尽。
  
  我默然无话,松树,松脂,松香,我依靠着粗砺的松树,看着黎族两对夫妻,感觉松香熏出的生活是那么有力的幸福。这种幸福有着松树品质,有着山风的豁达,有着树上剜沟流脂深深的印痕,是根扎大地笑在阳光下的幸福。我浸够的松香,又记起了松脂的艰涩一品,为了二胡拉得响亮,那马尾弓要先走松香路,原来松香艰涩一品,也是为美妙弦律铺底而来。
  
  四周满是松林的前乾,终年熏在松香中的前乾,该都有着松香熏出的那种幸福。是的,那位大嫂挑着足有六十来斤的担子,走过半天行程,大汗淋漓,还笑呵呵跟我们开玩笑,说:那样采来的秋菊草拿,会被打三板;是的前乾的那位疯子,从不要任何人的半分施舍,依然种着自己几分田,骂裂裂地过着自在生活。这都松香熏出的幸福味。写到这,我很安慰,一阵风,窗外的松香又来了,我也幸福在松香里。
  
  2011、5、8日

上一篇: 小独轮木车

下一篇: 你不知道的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zxzhd.com  西游岁月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